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9

被告供证结束后与代表律师们步出法庭。

“我没有非礼她,这项严重指控是企图要破坏我的名声,还有当时我党的声誉。”

两年前前市议员涉嫌非礼女侍应生案,周四(14日) 被告布林安南(57岁,无业)出庭供证指出,他由始至终都没有非礼过该名女生,因此不解对方报案的用意。

他在代表律师古纳瑟嘉兰的询问下表示,事发当天晚上他和一名朋友在一间夜店喝酒,当时有两名侍应员包括该女生,以及该店的老板有过来招待他们,随后他们也各自到别桌的顾客给予招待,而他的朋友过后也提早离开,留下他一人在店内,而他坚称只喝了几杯威士忌,并没有喝很多酒。

他说,也是此案原告的女生有再回来陪他喝酒聊天,过后原告向他透露父亲发生车祸家里经济状况出现了问题,希望他能给她多一些的小费(tip)。

“我给了她50令吉小费,也递给她一张我的名片。”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他也向对方表示本身是一名乡委会的主席,也是州议员的特别助理,可以帮她申请表格提供援助活动。

他也说,之后就要去停车场准备取车回家,在要从后门出去时,原告突然出现就直接挽着他的左手,也说车子也停在那边附近,边和他谈天与陪他走去停车场,也再向他开口要拿更多小费。

“当时我身上没钱了,所以没再给她小费,当时她一脸不悦,似乎很不满意我不给她多一些小费。”

他也指原告还一直跟着他,大约一分钟半他们就抵达了停车场,该处有灯光照明,人来人往,车子也进进出出,“我也问她车子在哪里,她却指在后方,然后她就走开了,之后她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了。”

他也一一否认主控官莫哈米沙菲副检察司的说法,即在原告报案所指的另一地方非礼她,也辩称这是一项严重指控。“我没有强吻她、抱她,触摸她胸部与下体,更没有要求口交、自慰射精,也没有问她一晚要多少钱。”

- Advertisement -

也是辩方唯一证人的他今日供证结束后,承审推事将此案展延至4月15日过堂,以让控辩双方准备结案陈词文件,随后才择定下判日。

据控状显示,他被指于2017年7月6日晚上11时30分,在土库街一间夜店外的停车场,非礼该店一名21岁女侍应,触犯刑事法典第354条文(非礼)。在此条文下罪成者,将被判监禁最高10年,或罚款,或鞭刑,或其中两项刑罚。

事发后女事主找上爱国党青年团团长刘耀辉求助,希望获该党协助。爱国党随后也针对此案召开记者会,交代女事主的求助事项,当时一度引起社会极度关注此事。事发前被告是行动党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的特别助理,不过已于同年6月30日呈辞。

责任编辑:尉迟麻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