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0

槟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左2)在左起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槟岛市长尤端祥、双溪槟榔州议员林秀琴和朱迪陪同下,一起进行记者会。

槟岛市政厅公共卫生组主任朱迪强调,槟岛偶尔出现槟岛市政厅执法人员射杀流浪狗报道,都是荒谬绝伦的。因为市政厅早将枪支,归还武吉安曼。

“我们已经没有枪支了,我们只有麻醉枪的执照。”

怡保日前流传一则怡保市政厅执法人员,在住宅区射杀流浪狗视频,引起当地人关注,爱狗人士更发起停止射杀流浪狗和平请愿行动。

朱迪周四一早出席利华律的“流浪狗动物控制中心”开幕后,接受媒体询及,槟岛捕捉流浪狗的标准作业程序时,斩钉截铁说槟州早于2011年已经全面停止射杀。

“我不肯定他们(怡保市政厅)的标准作业程序,是否可以这么做。但我们没有,我们甚至没有枪了 。”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保有麻醉枪是为捕捉往山上或沙滩逃跑的流浪狗,执法人员难以追捕,便使用麻醉枪,让狗只昏迷。

有媒体询及2015年出现疯狗症疫情时,时任州政府曾下达全城“杀狗令”。

朱迪强调,当时出现许多对槟岛市政厅的负面报导,实际上就连当年疯狗症时期,当局都不曾使用枪支射杀。

“当时的行动由兽医局下达指示,但兽医局没有捕捉人员。最后便由槟岛市政厅负责捕捉,然后兽医局执行注射药物直到死亡。”

朱迪重申,一般时候使用的麻醉药,只会让狗只昏迷。但疯狗症是非常时期,在兽医局标准作业程序下,一切以人为先。人类一旦感染疯狗症,死亡率几乎是100%。

“所以按兽医局的标准作业程序,就是注射药物直到死亡。因此,人们不应苛责兽医局。”

她被询问当下的捕捉作业程序时,表明在这之前,槟岛市政厅是以套颈绳索捕狗。

“但一旦勒紧绳索,狗只就会挣扎,人们觉得非常残酷。”

- Advertisement -

因此,槟岛市政厅目前是以类似捕蝶网的大型捕网,“一网套尽”,把被套牢的狗只放入铁笼中带走。

她说,一旦这样的改变人们还是不满意,当局也不能做什么了。

她也在针对人们要求修改地方政府法例,全面停止射杀流浪狗时认为,其实没必要大费周章修法,一切视乎有关当局,是否要使用有关法例。

责任编辑:雷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