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31

文:黄子豪

在正常的西敏寺制度下,首相其实在整个行政体系里并没有一言九鼎的权利。和共和制的总统相比,严格上来说,首相只是内阁里排名第一的部长,在同僚中拥有领导权,而不是绝对的支配权。从英国脱欧的过程中,英国首相文翠删接二连三被阁员以辞职投以不信任票,以及本党后座议员的叛变以致脱欧议案在国会流产,而黯然辞职。从这点可以看出,西敏寺制度之下的首相在施政中广泛受制于本身的阁员,以及本党的后座议员。一旦首相失去本党议员的信任,倒台只是瞬间的事情。

但在马来西亚,由于巫统长期垄断党国体制,掌握巫统党权就等于掌控国家领导权。而巫统的权力架构本身又赋予担任首相的主席绝对的权利,因此就逐渐让首相获得行政体系的绝对支配权。这种权利在宪法赋予首相的人事任命权里尤其显著。根据马来西亚宪法以及相关法律,首相是主要公共、执法、司法机构唯一的提名人。而在马来西亚君主立宪体制下,这就意味着首相是实际上的委任人。在阁员和后座议员制衡失效的现实情况下,首相的权利可以通过委任联邦法院大法官、总警长、反贪会主席、选委会主席、总检察长等等而被无限放大。

因此,希盟所有的议员有必要谨慎看待马哈迪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委任新任反贪会主席。在新马来西亚里,希盟议员必须趁建立新政府体系的机会,把首相的权利分割出来。而这种方式,又可以上、中、下三策。

- Advertisement -

上策就是通过修改宪法,把首相原本独享的人事任命权一分为二。首相保有提名人选的权利,但国会被赋予审批复核权。首先由国会特别委员会审核该候选人的背景、能力和品格。如果通过特委会的认证,那么该提名就会被提交到国会全院表决。一旦该候选人在任何一关被挡下来,则首相必须重新提名新的人选。如果全院表决通过,则提交最高元首委任。这个方式,权利的分割最清晰,但因为当中涉及庞大的利益重新分配,以及需要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的通过,因此难度最高。

- Advertisement -

中策就是完全启动希盟执政过后设立的国会公共人事任命委员会,赋权这个委员会举行重要人事任命的公开听证会。通过听证会的审问,候选人必须清晰表达本身对各种政策的理念和立场,甚至在某些时候做出关键的承诺。这种公开的过程,对候选人有一种施压和监督的作用。一旦未来他违背承诺,那么国民就可以通过选票惩罚委任他的执政党,以此倒逼和确保首相和其领导的执政党做出谨慎的委任。这个方式,算是一种过渡,但不是为提高公共决策透明度和参与度的好方法。

下策,就是在内阁会议中对首相施压,要求任何重要的人事任命都必须得到内阁的共识。这个方式看起来最软弱,但是如果阁员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只要首相触犯底线,就不惜以辞职明证立场,那么其实还是有制衡力的。但理想很充满,现实很骨感,和首相共坐同一条船的阁员,是否愿意以乌纱帽压上,这就是老大的疑问了。

责任编辑:恽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