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中国人质外交强迫 加拿大还有什么牌?

2019-08-09

加拿大CBC新闻网周五发表分析文章,题为“加拿大的不满与中国的‘死亡-威胁外交’”,并称加拿大人谢伦伯格的死刑判决展示了中国的新型进攻式外交。

 

由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捕事件引发的加中两国外交争端继续升级。

文章指出,加拿大人在华被捕的案件一宗接一宗,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与斯帕弗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拘留已经长达一个多月,加拿大驻华大使透露他们每日接受数小时的审问。加拿大人谢伦伯格因走私毒品被异常突然和加快公开重审。

观察家指出,这显示一个新兴国家的进攻新层面(new level of aggressiveness),当其他国家的行为不符合其世界观时,就准备行使其权威和影响力。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司法制度专家克拉克(Donald Clark)在其博客上称之为“死亡-威胁外交”。克拉克称,北京方面针对三名加拿大人的行动,强化了这样一种怀疑:“中国把人质视为一种可接受的外交”。

文章称,中国的目的很明确:向加拿大施压,释放华为高管孟晚舟。中方坚称孟晚舟遭到“不公正的拘押”。

中国和加拿大政府都未将这些案件公开联系起来,但是包括克拉克在内的许多专家指出,这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渥太华《国会山时报》发表的文章中,对案件作了比较。卢沙野问道:“加方对自己公民的遭遇心存关切,这可以理解。但他们何曾对被加非法拘捕而被剥夺自由的孟晚舟女士表达过关心和同情?”

在中国,《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加拿大试图动员西方盟友向中国施压的行为很无礼,并称“没道理的舆论压力对我们轻如鸿毛”。

中国官员的回应也不退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反驳总理杜鲁多就谢伦伯格死刑判决是中国“任意”执法的言论,称杜鲁多的言论“不负责任”,“贻笑大方”(CBC翻译成英文:making himself a laughingstock)。

文章称,这种针对中国通常视为友好国家领导人的个人攻击非常不寻常。

这种迅速和不退让的回应常常出现在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贸易问题上的言论,针对国际法庭针对中国主权问题上的裁决等。

加拿大前驻中国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指出,“这清楚表明了我所称作的一个新式中国。”他称这个中国“更加自信和咄咄逼人,在很多方面都扮演着欺凌者的角色”。

文章称,在孟晚舟事件上,中国选择不直接针对美国,可能是因为中国不想在敏感的贸易谈判期间冒风险。

在与加拿大的争议过程中,中方一直坚称没有政治目的,中国的司法系统是独立的,不受任何政治干预。

至于加拿大方面拉拢美国等国际盟友的支持是否会对中国产生影响,赵朴称未必。

他建议安排包括加拿大和中国官员在内的高层次会谈。国家安全与法律规则对话组织于2016年成立,曾用于帮助释放在中国被拘押的加拿大人高凯文(Kevin Garrett)。

赵朴指出,如果调动盟友帮助加拿大向中国施压的无法奏效,加拿大政府可能不得不考虑采取其他严重的手段,包括取消中国运动员为备战2020北京冬奥会在加拿大的训练,甚至一旦事态非常严重,召回驻中国大使或驱逐中国驻加拿大大使。

不过,他也警告如果采取这些措施,北京会作出同样的反应。

责任编辑:郗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