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04

死者曾鹏鲲疑遭推下楼梯跌伤,昏迷一周后脑死。
死者曾鹏鲲疑遭推下楼梯跌伤,昏迷一周后脑死。

(新加坡5日讯)电影《桥的两岸》男主角曾鹏鲲疑遭推下楼,昏迷一周后逝世。牌友透露,纠纷因“杠牌”起,疑死者说了两句,嫌犯竟翻桌,之后到楼梯口谈判,酿成悲剧。

此间媒体周五报道,案件发生于7月26日晚上8时许,曾鹏鲲在驳船码头一带,北干拿路(North Canal Road)的一间会馆楼梯口,疑遭陈明腾(译音,60岁)推下楼梯跌伤,昏迷一周后脑死,儿子忍痛拔管。

牌友许先生(75岁)表示,事发时会馆内共有十多人,摆了四桌麻将,而曾鹏鲲、陈明腾(外号“潘江”)在第3间麻将房内,坐在最靠外的桌子打牌。

“有一局结束前,陈明腾并没有将曾鹏鲲的‘杠’记下,两人因此爆发口角。陈明腾突然翻桌,麻将洒落一地,两人走到二楼楼梯口,我则在房内收拾残局,听见两人在外面继续争吵,后来才得知曾鹏鲲撞到头,见他摇摇晃晃走回房间,右眼角有淤伤,脸色苍白,惊觉大事不妙,立即叫救护车。”

同桌牌友陈女士(51岁)说:“陈明腾脾气暴躁,没什么人愿意理他,而曾鹏鲲则受人尊敬,我们都叫他”老师“,他也只是说了陈明腾两句,没想到竟酿悲剧。”

- Advertisement -
曾鹏鲲、陈明腾与另两人当时就坐在最靠外的桌上打牌。
曾鹏鲲、陈明腾与另两人当时就坐在最靠外的桌上打牌。

嫌犯样貌憔悴暴瘦

嫌犯邻居透露,嫌犯上周被便衣警员带回住家疑搜证,嫌犯样貌憔悴,明显暴瘦。

不愿具名的邻居透露,嫌犯上周五晚上10时许被3名警员带回住家,相信是要搜集犯案证据。“他当时手脚被束缚着,神情凝重,路过时尴尬地瞄了我们一眼。他样貌憔悴,看似几天没睡好,身材也明显暴瘦。”

据悉,嫌犯被捕前相信在住家附近的餐馆担任侍应生,每天傍晚4时许会骑脚车上班。

疑嫌犯曾向阿窿借钱

据观察,嫌犯家门被泼上蓝漆,相信曾向阿窿借钱。

邻居透露,嫌犯相信出现财务问题,3年前开始向阿窿借钱,家门和走廊常被泼漆,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也被写出来,邻居担心被波及。

邻居也表示,嫌犯虽然常借阿窿,但为人友善,乐于助人,曾协助一名年长邻居进入电梯,平时见面也会打招呼。

不过,一名曾和嫌犯打麻将的阿嫂(不愿具名)则指,嫌犯曾因麻将输赢问题,威胁打老人,结果遭制伏。

儿子曾青帝表示,将专注照顾家人。
儿子曾青帝表示,将专注照顾家人。

儿子不怨恨嫌犯 更专注照顾家人

儿子曾青帝(35岁)表示,父亲已过世,怨恨嫌犯也无济于事,父亲若还在世,也不希望他们这样。

“父亲过世,家人深感悲痛,我宁可专注照顾家人,希望一家人能熬过伤痛。”

他忆述,曾鹏鲲一直是慈父,非常疼爱他,也以身作则,鼓励他精益求精。

“中学时学校离家较远,父亲每天早上6时都会风雨不改地起床开车送我上学,我当兵时他也会送我到兵营。”

儿女:父亲有正义感

家属昨午回会馆招魂,儿女表示父亲生前有正义感,也爱打抱不平。

儿子曾青帝表示,父亲生前很有正义感,看到不公平的事情时都会挺身而出。

“父亲健谈,爱打麻将,到会馆已8年,每周会去两三天。打麻能打发时间,对预防失智症也有帮助,所以家人也没反对。”

曾鹏鲲的停柩处设在安谷弯(Anchorvale Crescent)第336座组屋,后天(7日)举殡,丧礼则全日殡葬服务(Dignity Funeral Services)义务负责。

家人表示,丧礼办得十分妥当,非常感激负责人郑米金,为他们打点一切。

王昱清:导演严格 合作拍戏获益匪浅

周五晚有超过30人出席曾鹏鲲的灵堂,包括曾参与《新兵小传》演出的艺人王昱清(55岁)。

王昱清表示,曾负责导演《新兵小传》的曾鹏鲲很严格,让他学到不少。

“他要求完美,有时戏拍完了还要求演员留在现场,让我获益匪浅,是我敬佩的前辈,我很感激他。”

不仅为影艺贡献 也曾当补习老师

- Advertisement -

曾鹏鲲不仅为影艺贡献,也曾是华文补习老师,因此认识女友,彼此相伴18载。

女友何漫良(62岁)表示,18年前送儿子到曾鹏鲲执教的补习班上课,两人认识后发展出恋情。

“多年前,我丈夫离开后,我带着3个孩子,鹏鲲很关心我,后来也搬来和我同住。3年前,孩子都长大了,他也决定和儿子共同买下一个组屋单位同住,所以搬走,但我们仍会每天在公司见面。这么多年来她都把我的孩子当亲生的看待。”

责任编辑:秋拿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