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7-28

文:骆冰

开斋节首天,到一位好朋友家作客“抬杠”。言谈中,她对前人民公正党党员兼人权律师拉蒂花受委为我国首位女性反贪会主席感到骄傲。她说,拉蒂花非常有自己思想、不平则鸣,希望她的受委,能够为民调日渐滑落的希盟带来一点新效应,催一催人气。

同样的,这位跟希盟领袖关系还不错的姐妹也提到,希盟内部现在有很多传言。撇开敦马、安华和阿兹敏的微妙关系不谈,她听说安华已经启动接任首相的一系列措施,其中叫骆冰比较惊讶的是,安华有意思收服巫统和伊斯兰党,条件是必须扫除眼前的障碍,就是那些可能影响这项政治合作的特定领袖。

这回,不谈这一块,只谈花姐。拉蒂花的受委就如平地一声雷,事前没有什么征兆,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突然在开斋节前作出宣布。首相说了,这是他的个人决定,这事很多内阁成员都不知道,就连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在受访时都表示不懂,直到看到媒体报导才知道。怕是贵为首相之下的副首相旺姐也不了解,那更甭说候任首相安华了。

拉蒂花受委领导反贪会的时间段,被视为1967年成立至今最具挑战的时期,因为有许多案件都被公众关注,这些案件的主角跟前朝有关系,单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案件,就足于让人猜测首相的葫芦里究竟是在卖什么药?。

- Advertisement -

希盟最近在处理政府多个主要机构的人事任命都引人话柄,在(希盟)竞选宣言中,其中一项改革承诺就是主要机构的任命必须是独立于政治。但是,上任后,好像倒忘了。从警察总长、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甚至这次的反贪会主席任命,都没有经过这项程序。难道希盟政府对这项承诺又有新的想法?之前答应选民的很多东西变得有点儿戏,说改就改。

话虽如此,若看回担任首相的是敦马,那你至少可以理解,敦马若是如此轻易让你猜到他要走什么棋,那就不叫敦马了。更何况,联邦法院前法官哥巴斯里蓝解释说,在于主要机构的人事任命如反贪会、首席大法官、总警长、其他公共委员会的主席等,其实国会没有任何角色。

拉蒂花是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的拥护者,她接掌反贪会是敦马的个人决定,骆冰更有兴趣知道的是,敦马说,他是透过与了解拉蒂花个性的人士交谈,以判断她是否能胜任反贪会首席专员一职。这个他是谁?尤其是这位花姐姐曾多次公开炮轰安华、旺姐和努鲁依莎,这个时候把她推上去这个重要职位,有人挑起阴谋论是可以理解的,江湖若是平静那才奇怪。

拉蒂花说她退党了,不再是公正党党员,跟公正党已经是过去。可是,她处在安华和阿兹敏关系有待观察的时候临危受命,担任最受瞩目的反贪会主席。你没有办法阻止传言再起,把这个受委跟安华接任首相混为一谈。

- Advertisement -

赞同拉蒂花受委之人形容她是一名坚持、勇敢、不说空话的人,强调其人格值得被信赖,也将会助益大马打击贪腐。当然,这项政治委任难免会引人瞩目,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就认为这项委任,或许存有一个巨大阴谋,揣测有关任命可能是要阻止安华接任首相职。

魏家祥说得没错,我行我素的拉蒂花确实在公正党党内曾被誉为“不受控制的大炮”(loose cannon),经常语出惊人炮轰党领袖。唯一没有被她骂过、批评过的公正党主要领袖,或许就只有阿兹敏吧。所以,不只是魏家祥在猫哭耗子为安华感到焦虑,大家都真诚希望拉蒂花的任命,并非是要阻止安华接任首相的巨大阴谋,而是要把更多的大鳄给捉起来治罪。

如果你问骆冰,敦马和拉蒂花可有什么同共点,我想两人都是直来直往,毫不掩饰自己的看法。首相放手把反贪会交托给拉蒂花,肯定是有特别任务,2年任期是叫人充满期待。#

责任编辑:薛论